当前位置:首页 > 搜索优化 > 用户体验 > 正文

用户体验是否真的被这个时代过度包装了?

发布时间:2015-01-26浏览:我要评论
 
  2015中国互联网产业峰会在北京召开,土豆总裁杨伟东对话音乐评论人、草莓音乐节之父沈黎晖,谈用户体验。
 
  沈黎晖从摇滚乐制作人的角度谈到,用户体验可能在这个时代有点被包装过度了。
 
  杨伟东认为,现在追求把体验这个词放的大一点,而中国市场过去对体验太不讲究。整个商业社会比较市场化,竞争厉害,每个领域都是有很多人在一起竞争。
 
  在提到如何在草莓音乐节上设置年轻人喜欢的爆点,杨伟东称,用更加2.0的方式放进去,目前草莓音乐节也在加入新的互联网元素但还是比较1.0的。
 
  沈黎晖表示,其实现在有很多移动互联网东西在音乐节里面产生很多内容,音乐节用户会产生很大内容,而且有很多人会搜索草莓音乐节美女所有这些自媒体全在。(尚紫)
 
  以下为对话实录:
 
  大鹏:谢谢两位,谢谢大家。我们这个环节之后接下来要为大家揭晓光芒体验大奖,全场大奖,究竟花落谁家请看大屏幕。光芒体验大奖全场大奖空缺,希望我们在座的所有从业人士我们来年一起努力明年用更好的产品迎娶我们的全场大奖,接下来要进入大家期待已久的跨界体验板块,有请第一组跨界嘉宾,有请这一论嘉宾主持人高波。
 
  高波:又回来了,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有请土豆总裁杨伟东和中国大陆歌手、唱片制作人、音乐评论人沈黎晖登台唠嗑,有请二位。刚才我们在贵宾室简单交流两句,这二位都是非常好的朋友,铁哥们我今天是第三者。二位坐在聚光灯下咱们来聊一聊这就不是在贵宾室了,这样我们就直接刚才我说了是上台唠嗑其实这个基调已经定了咱们先从正经的聊,聊着聊着往不正经奔,是这样我们按照主办方准备这些问题先一个一个来,体验我先来问一下沈老师在互联网企业今天都在聊体验这样一个词,作为摇滚乐制作人你是如何了解体验?
 
  沈黎晖:用户体验我觉得可能在这个时代有点被包装的过度了,从人感受出发回归到人本性的东西,其实我到觉得挺简单的事从内心出发就好了。
 
  高波:就是从人最最本能比比如说我饿了要吃饭,我渴了要喝水,有点道家的意思。杨老师。
 
  杨伟东:自古以来体验中国本身说实话以前不太讲究体验,现在追求把体验这个词放的大一点,中国市场过去对体验太不讲究了,大概是这样。
 
  高波:以前做的太烂现在只不过做到一般?
 
  杨伟东:做得不够好,又不想掏钱,体验不做好一点别人也不愿意,咱们现在整个商业社会比较市场化,竞争又这么厉害,很多领域都是有很多玩家在一起竞争。
 
  沈黎晖:我觉得体验是一种回归,把我们干的事分成很多很多种,体验是这件事情最开始一样我觉得,就是不管你在使用过程里面遵循人的其实不管你干什么,不管这件事情结果赚了钱也好还是给大家美好的感觉,其实回归简单的过程是非常基本的。
 
  高波: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这两个人性格一下子特别明显,沈老师感觉到浓浓的文艺清晰,杨老师这边你知道吗我跟你说这个。咱们这么说今天主题体验,如果土豆跟草莓音乐节结合咱们可以做出哪些不同尝试?
 
  杨伟东:土豆是视频的平台,我们现在不满足只做视频平台,去年到现在我们提出文化品牌这个概念,貌似跟视频平台没有多大关系,我跟老沈认识快十年了,不是说为了这样一个对话我们多次在线下沟通应该怎么去做一些合作,但是合作可能因为我们毕竟代表两家公司的利益,不能凭着两个人兴趣爱好朋友关系就去做,我们觉得到底土豆跟草莓音乐节合作我们两个要觉得好玩,第二个确实有商业模式和商业机会,这方面我们这方面一直在讨论,不排除我们未来要做一些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东西。
 
  高波:一方面是商业道德一方面是个人的感情,现在如果说不好玩大家连去看的兴趣都没有。
 
  杨伟东:我讲的好玩是我们俩觉得好玩。
 
  高波:沈老师问您这样一个问题刚才说了跟草莓的合作,如果说您来做土豆的总裁您第一件事做什么,去年土豆拿到少年好声音这个节目模式如果是您的话您怎么做?
 
  沈黎晖:没看过这节目,伟东说让我干一件事是把土豆关掉,别祸害年轻人了。我觉得土豆在打造年轻人的文化品牌,我觉得他们还做得不够窄要我做会更窄一点。
 
  高波:再细分。
 
  杨伟东:我记得我刚来土豆一天,老沈跟我说要我做土豆我希望能做更窄一点,对于边缘化一些年轻人文化能够敏感度更高一点,他确实给我这样的建议。
 
  沈黎晖:他可能要赚钱。
 
  高波:我记不清是哪家公司了,有一家公司在说他们在做个性化推荐,大家都在说个性化推荐,他做的方法就是不断细分不断不断的细分然后再做个性化推荐,那咱们接下来再问杨老师。
 
  杨伟东:细分市场肯定有市场,目前对于其实土豆相对其他视频平台已经做很多取舍,舍弃很多东西了,对我来讲土豆说我们要面对的是用户极具缩小,在某一段时间至少有一个极具缩小,所以对于你在管理一家公司的时候你可能要想清楚这样一个节奏。
 
  沈黎晖:所谓主流文化里面质量是不够的,其实这个定义是非常宽的定义实际上要更高质量的。
 
  杨伟东:其实我们在做尤其内容高品质内容的时候,你的出发愿望和目前市场成熟度和团队是非常也是一个匹配的东西,就说在过去一年当中我见到特别多团队在跟我拿到特别牛的PPT跟我吹牛,我可以拿出多牛的东西出来,不管节目还是电影跟他当时跟我们描绘的牛还是比较远。
 
  沈黎晖:钱没给够。
 
  杨伟东:有可能。
 
  高波:各位有没有想到刚才那个环节小龙女,刚才放一张那个图想象中的设计阶段是李若彤,实施阶段是另一个女演员在最终呈现阶段变成小笼包。
 
  杨伟东:在当85,90后这些人有互联网视野,像老沈他这样一个年代这样一个原有创作环境里面,老沈是比较出类拔萃的,但是在更年轻一代人这种有创意和对于内容品质追求他能够有表现能力的人越来越多。
 
  高波:如果您来运作这个草莓您怎么设置所谓年轻人会喜欢的爆点?
 
  杨伟东:就是我自己觉得如果说是我们来做草莓音乐节我可能会用更加2.0的方式放进去,这个老沈也有这样一些想法,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说这个事情,目前草莓音乐节也在加入新的互联网元素目前草莓音乐节还是比较1.0的,我可能综合评估有话题,同时它可能品质比较高,就把它排进来还是1.0的方式,编辑来排,那2.0有内容有用户产生编排由用户参与可能是这样一些东西在里面更好玩一些,有些舞台可能是由用户来确定它的时间点用户来说有乐队我去下午几点钟我的乐队来表演,如果我来做草莓音乐节2.0东西会加的更多一点。
 
  高波:最起码我觉着这个音乐节是为我做的,而不是说你们挑东西给我看,可能这样感觉更多一些。接下来沈老师这个问题本来是互联网思维,我不打算问这个,说的太多了所有人在说这个咱不聊了,咱聊聊2014年草莓音乐节不知道大家有去的没有,我就想问问沈老师如果说像草莓音乐节您做的音乐节大型年轻人的活动如果有人翻墙进来您怎么处理这事?
 
  沈黎晖:注意安全。杨伟东刚才一些主意挺好的,其实音乐节摩登来讲草莓音乐节是其中一环,其实我们现在有很多移动互联网东西在音乐节里面产生很多内容,今年我们草莓音乐节让用户自己直播音乐节,今天我们会找比如说十个特别漂亮的姑娘让她们视角去直播音乐节,你说用户投票可能公安不同意,因为它线下有很多规则,但草莓就是它这个音乐节跟演唱会最大区别,音乐节用户会产生很大内容,而且有很多人会搜索草莓音乐节美女所有这些自媒体全在。
 
  高波:我想问一下搭讪广场为什么没有人搭讪我?
 
  杨伟东:你要自我反省。
 
  高波:其实刚才为什么会问到翻墙这个事,因为之前很多国外音乐节看过类似的事情,人们来听音乐节就是为了high,很多人觉得翻墙是打破固有模式,传统你让我这么干我非不这么干这样的事情。
 
  沈黎晖:这样人已经很少了。
 
  高波:关键去年在运河公园也没什么墙。
 
  沈黎晖:翻墙只能翻墙后面的墙。
 
  高波:你是不是从文化人到互联网人的转变,首先第一个可不可以定位为从文化做到互联网,现在您在互联网界做很大的平台,它的困难和挑战是什么?
 
  杨伟东:我觉得就是首先本身进来做土豆本来也在做文化娱乐还是在这样一个产业里面,所以本身我对文化品牌这块是我自己的兴趣爱好一直这方面在做只不过用互联网形势而已,大的行业还是一样的。第二我总觉得互联网界这个东西,我自己觉得不太怎么讲互联网变成了,当时工业界互联网整个东西变成整个社会的主体,已经没有什么界行业这样的东西,每个人像老沈做音乐说实话已经够传统行业,可以看到有互联网工具互联网思考方式来玩,跟用户玩跟音乐一起玩,所以互联网行业互联网界这个东西会越来越被没有这样的东西。
 
  高波:没错我前两天看一骗文章,雷军在2008年说过这样的话,以后没有所谓的互联网公司因为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接下来就是沈老师,如果不能回答您就过,是这样您曾经参加过一档选秀节目,在节目当中竭力维护某原创歌手,你觉得互联网的原创对于互联网来说重要不重要你怎么看互联网当中的抄袭现象?
 
  沈黎晖: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工具解放人类生产力和改变人类的文明,所以实际上当一个互联网人海量信息每个人都在表达的时候其实原创这个词界限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好像在互联网时代那个信息量特别大每个人能够怎么说所谓的原创都是可能会再成再次再生,很难界定原始想法。
 
  高波:您的态度很宽容。
 
  沈黎晖:我觉得互联网是一个工具而且所有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在这样一个人类信息爆炸的时代你很难找到一个点,就是我觉得它像一个怎么说它像一个球体,每一个球体里面一个点都是一个中心点,你无法判断这件事情最原始一个起点,可能那个起点也微不足道最后变成非常大的视角,互联网时代每个人渺小的时候,信息比任何时代夸张,互联网时代让人变得更渺小。
 
  高波:我相信您对这个问题做了很深的思考,因为互联网所谓互联已经把本质倒透了就是互联,你连着我,我连着他,接下来问杨老师,杨老师会变魔术会唱歌,有没有想过在草莓音乐节玩一把跨界。
 
  沈黎晖:他来必须得交钱。
 
  高波:我看您也爱玩爱表演有没有想过也自己往演绎路子上走一走?
 
  杨伟东:自己兴趣爱好还是可以。
 
  高波:一句话总结你玩可以上草莓音乐节得交钱。接下来问沈老师,我看您之前的采访说乔布斯是摇滚明星,说李嘉诚赚再多钱也不rock,您能评价一下杨总他属于哪种音乐类型?
 
  沈黎晖:韩流。
 
  高波:您自己觉得是哪种音乐类型?
 
  杨伟东:我还是比较喜欢民谣,一我自己现在艺人是偏这样的。
 
  高波:那您来评价一下沈老师,或者您给他定个位,您觉得他是哪种音乐风格?
 
  杨伟东:电子加摇滚,我的感觉,我十年以前认识老沈那时候当时感觉他在各方面做很多探讨有很多思考,在思考这东西,去探索这东西有时候我会觉得他挺傻的,有些探索是很难成的,他又反复去做,我记得当时已经有摩登天空音乐节了,我自己他是那股劲给人挺摇滚的,后来我为什么说他身上有电子,老沈在某些方面是很时髦的,尤其在视觉方面和一些怎么讲就表现形式方面我就觉得他有很时髦的那种嗅觉,他的很多东西其实是当时看你会觉得有这么漂亮吗,回过头来推到市场上公众对这事情的评价还是确实能够可以看到他当时对于审美方面一些独到的看法,时髦这个词在老沈还是比较合适的。
 
  高波:其实我到觉着以我对二位的了解,您更像电子加摇滚,沈老师像老布鲁斯,黑人吹着小号那种感觉。
 
  杨伟东:你看出他的年龄是吧?
 
  高波:他的感觉玩的特随意,接着问问题,众所周知杨老师土豆致力于打造年轻人的品牌,作为企业您是如何搞定年轻人的?
 
  杨伟东:不喜欢这个词,搞定这个词尤其现在年轻人特别有想法,尤其是新一代的年轻人谁都年轻过,年轻的心态思考方式行为举止都有共通性,但是现在85、90后他们真的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不是移民,我们是这代是移民,他们是非常纯正的原住民,他们思考方式和行为举止怎么说呢,更加符合人性的本身一些东西,所以这时候你讲企业也好讲说人话办人事不装,现在因为用户我们新一代用户回归到一个人本身应该有的状态,所以他对于消费业本身也是一个很自然的需求,如果说你说用一个并不觉得应该的词语搞定,或者说怎么能够跟让年轻的用户喜欢上你的产品你的品牌和你的服务的话,其实就说你自己整个你的服务也好,你的品牌也好,还是你的产品也好更符合人性。
 
  高波:我可以不可以这么理解,您自己定义是外来人口,他们是原住民,对于网络来说,那么怎么样找到他们的痛点就是找到你们共通的点作为人最基本的需求从刚开始的聊的点找到这个?
 
  杨伟东:放弃掉自己是品牌主是一个资深的产品经理,或者是一个资深的管理者,你先想想你作为一个最单纯的人你的说话方式你的行为举止你的消费目的是怎么样的,这是最主要的,但是我们特别有经验的人我觉得自己被洗脑,或者自己被成功经验洗脑之后你所有时候做的决定判断和你做的一些方案有些时候不自觉的洗脑不是真正人该做的最纯正的判断。
 
  高波:习惯太重要了,现在不光是年轻人了,我们几乎所有人都是生活在社交网络当中,甚至听音乐都是在网络现场听的真的是非常少,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首先第一个就是大家都生活在社交网络上,第二个现在我们几乎所有的具体到音乐这件事也是在网络这个您怎么看?
 
  沈黎晖:去年草莓一个口号社交网络是垃圾欢迎来到真实世界,因为草莓音乐节的受众是特别宅的一群人,我们把海报设计成温馨的画面,其实是自我讽刺的,今天没有人立得开社交网络,草莓有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合作伙伴,他们拿到我们口号他们也在抗议,你们能不能不这么直接说这个,其实这是一种幽默,对我们来讲是搞怪的东西。
 
  高波:其实您一本正经的说还是有一个摇滚的心,我接着问旗下那么多那么牛的乐手,这些人您是怎么发觉的,有没有选人标准培养机制?
 
  沈黎晖:在这个时代还是物以类聚的,我们都是有机的,并不是说是一个固化的东西,是一种生命就是一个企业和一个品牌所以在变化过程里面人是最重要的核心,我们要管一个疯子其实我们也是疯子,疯子去管疯子,只有疯子最理解,我是觉得在这样时代在这样背景下对来讲是很容易的。
 
  高波:我把我自己的事做到极致是不是有吸引到了人?
 
  杨伟东:不是我们刻意去做成这样。
 
  沈黎晖:我是觉得这些是一种本能,今天也是跟二位聊天聊了这么长时间我长了很多见识,我感觉就是说人话办人事板事情做好,谢谢二位。
    (责任编辑:单宇)
    分享到:
    下一篇:没有了
     

    专题推荐

    精彩图片

    热门标签